今日推薦: 中國小品文大王——黃小平 入駐“天天新疆福利彩票网網”!
您可以通過QQ發大作給我,謝謝!

“成年人靠什么維持關系?”“撒謊。——真的呢,我不會騙你哦!”


發布于:2019-7-27 分類:新疆福利彩票网妙品 閱讀:3649人次

喜歡就分享吧】——0



★ 勵志語錄——當一個人真正覺悟的一刻,他放棄追尋外在世界的財富,而開始追尋他內心世界的真正財富。 ★


作者:于無雙

  01

  微博熱搜上,一張圖,扎了無數人的心——

  年輕人為了溜出門對父母說謊,成年人為了留在家對朋友說謊。

  仔細想了想,還真的是這樣。

  以前一放假就想在外面野,現在一有空就想著回家;

  以前逮著機會在外面吃飯,現在覺得媽媽做的家常菜最好吃;

  以前喜歡和朋友高談闊論,現在喜歡和爸媽聊聊天說說話。

  大概因為長大了,才懂得家的重要。

  三年前我從體制里辭職出來,原本找好了新工作,臨上崗HR變了卦,削去了許多福利,我一慪氣,推掉了offer,從無縫銜接變成徹底失業。

  吃飯的時候我埋頭刷招聘網站,刷著刷著抬頭問我爸:我要是這輩子都找不到工作,怎么辦啊?

  我爸笑笑說:能怎么辦,我養你唄。

  有人說“我養你”是世界上最毒的情話,但是從爸爸口中說出來,完全不一樣。

  這是世界上最可靠的靠山。

  可是,我也想養我爸爸,也想讓他無憂無慮地過和我小時候一樣快樂的生活。

  于是很多時候,我們的關系,要靠“撒謊”來維持。

  02

  小時候對爸媽撒謊:我不舒服,想請假,不去上課了。

  長大后對爸媽撒謊:我挺好的,身體沒問題,你先休息吧,我做完手頭工作就去睡。

  小時候問爸媽要錢買東西,報雙倍價格,長大后花錢給爸媽買東西,只報一半的價格。

  小時候為多要零花錢對爸媽撒謊,長大后為不讓爸媽擔心,總騙他們說自己有錢。

  讀書人的事,怎么能叫偷呢?成年人說話,怎么能叫撒謊呢?

  我上大學那會兒,有次在QQ群里,一個年長一些的朋友說,曾經有個熟識的網友問她借幾百塊,她二話不說就借了,后來那人還了錢,還寄了一份家鄉的土特產給她。

  我說:“你真是膽子大。一般人有了困難,都先找家人,再找身邊朋友,再不濟才會想到有些距離的網友。這樣的人找我我肯定是不借的,他到底是掏空了親朋好友的家底,還是掏空了親朋好友的信任?”

  朋友意味深長地對我說:“你還小,還不知道,有很多難處,是不想向家里人開口的。”

  后來我慢慢長大,才慢慢懂得這樣的感受。

  有位朋友,前幾年離了家鄉去大城市打拼,每月2000塊工資,1000塊房租,寧愿吃半個月泡面,也不向家里開口要錢。

  另一個朋友,前陣子創業失敗欠了十幾萬,拿著信用卡+各種貸款+工資,拆東墻補西墻地周轉了好久才慢慢還上,每天急得睡不著覺,一嘴的燎泡。和我們一起喝酒的時候抱頭痛哭,家里一來電話,他立刻換上漫不經心的口吻:我在外面玩兒呢,最近挺好的,放心。

  我有一段時間流離在外地,失業,租400塊一個月的破房子,床緊挨著廁所,馬桶動不動就堵,我拿馬桶戳子通半個小時,毫無動靜,搬個凳子,坐下歇歇,再通。

  有一次我在朋友圈里抱怨了一下熱水器忽冷忽熱的問題,我媽評論了一句:趕緊找物業啊!嚇得我趕緊刪了朋友圈。

  ——哪有什么物業啊,我住在離市區五十幾站公交的大農村,一下樓塵土飛揚,四處的狗叫聲和著身后的大鐵門哐啷啷地響。

  ——我從沒讓我媽知道這些,更不敢讓她知道,我賺著微薄的稿費,吃個面條都不敢點帶肉的。

  我怕因為我們距離遙遠,我的痛苦傳達到我媽那里,會被無限放大,她會愧疚、會自責、會擔心、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幫我又覺得無從下手,這些情緒,比我的艱難更艱難。

  《我家那閨女》里,焦俊艷父女有這樣一段對話。

  焦俊艷爸爸說:“幸福一起分享,那大家都幸福,痛苦你也得分擔,那你就只剩一半的痛苦了。”

  焦俊艷卻說:“痛苦我覺得不是這樣的,痛苦只要你聽,我會得到雙倍的痛苦。”

  報喜不報憂,是成熟的親情關系里,最常見的狀態。

  03

  長大以后,比撒謊更可怕的事情,是連謊都不用撒了。

  小學的時候,我愛吃學校門口小店里的辣條。

  五毛錢一包的面筋條,泡足了辣油,灑滿味精和辣椒皮,油膩膩臟兮兮的三無產品,吃起來又鮮又辣又得勁。

  小學離我家不過五分鐘腳程,在我買了辣條邊走邊吃的時候,經常能撞見出來遛彎的我爸,或者心血來潮來接我放學的我媽。遠遠望見了他們的身影,我飛快地把剩下的辣條扔進垃圾桶,再把嘴巴里的咀嚼干凈。

  他們哪里能由得我吃這種小作坊生產的垃圾食品,逮著了免不了一頓罵。

  油腥子味兒藏不住,我爸便質問我:你是不是又吃辣條了?

  “沒有。”我哪敢說實話,抵死否認。

  他聳聳肩,一副明了了又不想逼我太緊的樣子,第N+1次給我念叨食品衛生問題。

  知錯知錯,但堅決不改。

  長大以后我自然不再稀罕這些廉價的小零嘴,但也難免有嘴饞的時候。

  有一次逛街,我隨手就買了一包辣條放包里,現在辣條漲了價,還抽了真空,看著居然有點高級。

  回家以后我媽幫我收拾包,發現辣條之后,問我是什么。

  我怕她像小時候一樣罵我“這么大個人了還吃這種沒正形的東西”,隨口糊弄說:就是個吃的,你放那吧。

  過幾天我發現,這包辣條被我媽放進了冰箱里。

  她覺得我買的什么東西都好,都重要,要保鮮。

  我暗自打算哪天偷摸著吃了算了。

  沒想到第二天,我爸就把這包辣條,炒成了一盤菜。

  他說:我也不知道你這個東西是什么,怕放過期了浪費,就拿出來炒炒吃了。說完還認真地征求我意見,問我這么炒著好不好吃。

  我看他們的樣子不像開玩笑,忽然心頭一酸,眼淚都要掉下來了。

  小時候,他們可以蠻橫地判斷,辣條不衛生、不健康,偷吃辣條的小孩要挨揍。

  現在我長大了,他們對我的一切都畢恭畢敬,一包廉價的辣條,要放冰箱里,要和掐頭去尾的蘆蒿炒成一盤菜,還要看我臉色行事,生怕自己做得不好,讓我不滿意。

  辣條還是辣條,我還是那個饞嘴的我,可是我爸媽的心態變了。

  他們覺得我有了學識,有了本事,事事都要聽我的意見。

  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吃辣條了,我不用再撒謊了。

  可是,我多么懷念那個我還要撒謊、還怕他們的時候。

  那時候,他們頂天立地,無所不能。

  04

  《奇葩說》有一集辯題,叫“在外過得不好要不要告訴父母”,辯手傅首爾有一段擲地有聲的話:

  “父母對待我們的不開心,比我們自己要認真得多。有時候,你過去了,他們過不去。”

  你們說要誠實要溝通,我都同意,但父母子女之間最誠實的溝通,往往帶來的是最真實的愧疚感。那種幫不上忙的愧疚,那種無能為力的難受,比具體的不開心,更難過去。

  我們說謊不是選擇逃避,只是選擇了一種更舒服的方式來相處。

  親子關系就像內褲,每條都不同,樣子都不一樣,最重要的是舒服。

  不過,也有些人通過撒謊尋求的“舒服”,跟別人不一樣,他們選擇這樣:

  小時候撒謊再也不理爸媽了,轉臉繼續黏著爸爸媽媽撒嬌;

  長大后天天在朋友圈里轉發,說快到父親節母親節了,我要對媽爸好點,轉發完了就忘得一干二凈。

  他們的撒謊,只為了滿足一下自己內心“孝順”的需求。

  愿我們,都不要做這樣的成年人。

  作者簡介:于無雙,一個干干凈凈的寫字人。常與同好爭高下,不與傻瓜論長短。你懂我,自然就會關注我。個人公眾號:于無雙(ID:yuwushuang99)。


    【全文完】


喜歡就分享吧】——0




標簽: 風景 成長 生活 親情 母愛 人文 懷舊 社會 父愛 夢想 職場 生命 人生 心靈 奮斗 感恩 志向 樂觀 青春

^ O ^ 元芳,你怎么看?